市委党史研究室公务人员职业操守   党史姓党 立党为公 服务大局 育人资政       深学博研 素质提升 德才兼备 一专多能       唯真唯实 铁卷铁证 创新创造 立言立行       勇于担当 逢先必争 尽职尽责 尽心尽忠       光明磊落 浩然刚正 崇尚科学 弘扬新风       遵纪守法 明礼坦诚 清正廉洁 自警自重       仪表端庄 举止文明 和谐共处 理解宽容       见义勇为 驱邪扶正 家国天下 繁荣昌盛
党史天地
党史天地
周恩来对齐白石的关怀
发布人: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1日  浏览量:

周恩来对齐白石的关怀

■ 叶介甫

  齐白石,1863年生于湖南湘潭白石铺 (现名白石乡)杏子坞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当时清政府对外卖国,对内残酷镇压和剥削,百姓生活困苦,齐白石的家境比一般人更苦。

  齐白石经过刻苦自学,在艺术上获得了丰硕的成果,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但在封建专制、军阀割据、国民党统治的各个时期,他总是靠绘画、治印谋生,从未得到过政府的重视。1946年国民党政府曾送他一顶“国大代表”的“桂冠”,借以笼络人心,但被他拒绝了。
  解放前夕,齐白石起初对共产党缺乏认识,风烛余年,只求温饱,别无奢望。在人民解放军完全控制华北战局以后,达官贵人们争先恐后离开北平南下。这时齐白石也忧心忡忡,疑虑重重。有一天,同乡黎锦熙先生来看望齐白石,见他面带愁容,便笑着对齐白石说:“您老也害怕吗?”齐白石说:“炮火连天,风声鹤唳,能不怕么?”黎先生又说:“不要怕,周恩来先生来信还要我代问您好哩!”并谈了些共产党的政策,于是齐白石放心了。
  解放后,接收中央美术学院的军代表艾青、江丰两位同志曾前往跨车胡同十五号看望齐白石,并亲切交谈。随后又聘齐白石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发给他教授的最高工资,居美术学院的首席。不久,齐白石受到总理的邀请,有生以来第一次出席了由国家领导人主持的招待会。回到家里,他感到由衷的欣盛,几次对家里人说:“我没想到我会参加这样盛大的招待会,比起旧社会来,真是太不一样了。”
  1950年,在一次集会上,总理偶然从接近齐白石的人士那里了解到跨车胡同十五号房子年久失修,又破又漏,且有坍塌之虞。是年秋天,总理命政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派人修理房屋,除部分房屋翻盖外,其余也粉刷一新,并在南院打了一个三米多深、两米见方的盛脏水的大坑。齐白石对此特高兴,因为他自住进这所房子,几十年来一直苦于脏水无处倒,尤其是冬天冰冻季节,更感不便。现在房子修好了,生活上的不便解决了,自己未花一分钱,这是他一生没有见过的事。正在这个时候,齐白石的长子,也是齐白石最疼爱的儿子子贞不幸在跨车胡同病故。齐白石老泪纵横,不胜悲痛。总理得知此事后,即派秘书带花圈来跨车胡同吊唁,并送来人民币五百元(合现值)的赙仪,以示慰问。在总理的关心下,修缮房屋的工程队,在西郊魏公村为子贞修基立碑。这对老年丧子的齐白石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慰藉。

  齐白石生于1863年农历癸寅年十一月,1953年是他90整寿。他在75岁时由于听信一位星相先生的话,将年龄增加两岁,叫作“瞒天过海”,以求消灾祛病。所以1951年便在家里做了90生日寿宴。总理知道这个消息后,1953年在中南海怀仁堂为齐白石补庆90大寿,并由木偶剧团作了专场演出。参加庆祝会的有中央和各文化单位的领导同志,会上自始至终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庆典上,总理握着齐白石的手亲切地对他说:“听说老人家近来画兴很好,画了很多内容丰富、题材新颖的作品。解放后生活安定,没有顾虑,愿意为人民、为祖国多作一些贡献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毕竟是九十高龄的人了。今后要多多注意休息,保护好身体。”并风趣地说:“我还等着为您做百岁大寿呢!”
  1955年秋天,总理为了使齐白石有一个舒适宁静的环境,能在饭后茶余悠然散步,颐养天年;又能使来访的客人不致感到拥挤,便委托文化部和全国美术家协会在地安门雨儿胡同买了一所旧王府作为齐白石的住宅,院子宽阔,前后左右都有走廓。北大院植有紫藤、葡萄,南跨院还有也芭蕉、斑竹。清风习习,相映成趣。但仅修理费一项,据说就花了几万元。住宅还配有秘书、看护、传达、保姆等五六人。
  1956年春季的一天,齐白石乘汽车去中南海看望总理,正值总理去政协礼堂开会。负责接待他的秘书说:“总理开会去了,我用电话告诉了总理,他请您老在这里等一会儿。”由于会议延长了一些时间,总理回来时,已是下午一点多了。一见面,总理就亲切地握着齐白石的手说:“对不起,让您久等了。”同时叫秘书开饭,那天给总理预备的午饭是莲子粥,由于事先不知道有客人来,没有预备客饭,总理便把自己的粥分一半给齐白石吃,另外还加了一些面食。饭后,齐白石把要搬回跨车胡同的想法告诉了总理,总理满口答应说:“我现在就送您去。”
  下午三点多钟,总理和齐白石同车来到跨车胡同。陪周总理的除警卫人员外,还有齐燕铭同志。总理和齐白石家人一一握手,并仔细观看和询问了住房情况,了解到齐白石本身的住房只有两明一暗三间北房,除卧室外,作画、会客、吃饭都在一间屋里。大约五点钟左右,总理才告辞。走前,总理一再语重心长地对家属们说:“老人是国家的人才,我们要好好照顾他。你们也要好好照顾他。”又说:“你们不但要好好照顾老人,还要好好向他学习,学习他的艺术、人品、风范和道德。”临出门时,又笑着对齐白石说:“您今天想回跨车胡同来,我就送您来,明日想要到雨儿胡同去,我再接您去。我不会怕麻烦的。”

  1956年9月1日,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联合在台基厂9号,(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中楼)为齐白石举行1955年度国际和平奖金授奖仪式。出席仪式的有周总理、郭沫若、周扬、茅盾、陈叔通以及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数百人。
  会前,总理和齐白石进行了亲切的交谈。他笑容满面地紧握着齐白石的手说:“我代表党和政府热烈祝贺您为祖国赢得了光荣,为世界和平作出了贡献,希望您好好保重,健康长寿。”仪式庄严隆重,郭沫若代表世界和平大会向齐白石颁发了奖金、奖状,并把一枚闪闪发光绘有和平鸽的金质奖章佩戴在齐白石的胸前。会后,放映了《画家齐白石》的彩色影片。齐白石开始没有打算看,后来听说总理也去看,就改了主意。他进场时,电影已开演。总理见齐白石来了,急忙起身让齐白石和陪伴的家属坐在一排。回家的时候,总理把齐白石送上车后,又和大家一一握手,眼看着齐白石坐的汽车开走了,总理才上车。
  齐白石回跨车胡同以后,总理非常关心他的生活,尤其是饮食方面,特别嘱咐全国美术家协会和齐家商量,每天由西单曲园酒楼为老人送两顿家乡风味的饭菜,老人想吃什么,便做什么,曲园记帐,国家付钱。后来考虑到这样做有一定麻烦,又改成由国家每月发给老人生活费五百元,交家属代办伙食。每逢端午、中秋、春节还另送节礼五百元,直到老人谢世为止。

  1954年8月,齐白石被湖南省人民选举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出席9月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齐白石受到特殊的照顾,每次下汽车后,服务员都用滑竿式的藤椅一直把他抬进会场,并单设一座,备有茶点。除大会外,小会一律不参加。1957年5月,齐白石被选为北京中国画院名誉院长。无论在生活上、经济上,还是在荣誉方面,齐白石都受到了总理无微不至的关怀。1957年9月13日,齐白石因感冒,请中医诊治,服药后,无明显效果。次日除续服中药外,加服北京医院大夫的西药,病情仍无好转,气喘、咳嗽、胸闷,坐卧不安。15日,总理通知卫生部派一位中医顾问驻家治疗。经过两天的中西医结合治疗,仍然无效。9月17日下午5时左右,齐白石被送往北京医院抢救,终因年岁太高,心力衰竭,这位辛勤劳动近一个世纪、在国内外享有崇高声誉的一代艺术家,在北京医院与世长辞了。
  周总理百忙中闻讯赶来,面色忧郁,步履沉重。他先绕齐白石遗体一周,然后停了下来,用双手轻轻掀开拂盖的白布,默默地端详着。他似乎仍和往常见面一样,在亲切地向齐白石问好。随后他和齐白石家人一一握手,慰勉有加,并问齐白石临终时有遗言没有?嘱咐他们:一切照老人的意思办。总理走时,已是午夜一点钟了。出殡那天,总理因有要事,原定是是不来参加葬礼的。郭沫若同志主持的追悼会刚要开始,忽然接到总理的电话,说他要来,嘱大会推迟一会儿。上午10时左右,总理驱车来到嘉兴寺,一直待到送走灵车。
  人民的总理爱人民,人民的总理人民爱,总理的光辉形象,永远铭刻在中国人民的心上。

(作者单位:空军政治部)

上一篇:耿飚将军出任大使二三事
下一篇:没有了
豫ICP备12019704号   联系电话:03703288512   电子邮箱 sqswdsbyk@163.com
狗万 取现成功_狗万提现页面_狗万禁止投注主办 技术支持:商丘亿博网络有限公司